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军事报道 >

奴役可能是全印度唯一共有的东西

2020-06-19 19:17军事报道 人已围观

简介在印度农场当一个债役工人是什么感觉?你可以通过在家里做以下实验来了解他们的日常生活。 在厨房里找到一袋大米,或者更好的是一些未磨碎的普通小麦。用咖啡杯盛满四次大米或...

  在印度农场当一个债役工人是什么感觉?你可以通过在家里做以下实验来了解他们的日常生活。

  在厨房里找到一袋大米,或者更好的是一些未磨碎的普通小麦。用咖啡杯盛满四次大米或小麦。现在你这一天要用所量的粮食养活一家五口。每顿饭你只能给每人三分之一杯谷物,这样它就能吃一整天。可能有一些变化。每两周用豆子或扁豆代替一半的谷物或大米。当你还有力气的时候,多种些辣椒、洋葱或豆子。然后更加努力地工作,这样你就有足够的洋葱来换取食用油和盐。这项工作将持续二三十年。

  这是一种缓慢的饥饿,是一种残酷的平衡方式,以最少的投入从债役工那里获得最多的工作。据《用后即弃的人》作者凯文·贝尔斯所言,印度拥有世界上最古老、最持久的奴役。在这个人口和文化众多的国度,奴役可能是全印度唯一共有的东西。

  每一个受困于债务的印度工人都不能从他或她日常工作中得到钱,相反,通常只是得到一公斤小麦,大米或很少豆子。作为每天粮食供应的回报,工人们将为他们的主人工作一整天,每天都如此。如果他们还有时间或力气,可以尝试种植一些其他的食物,在主人让他们使用的地上。在印度的农业抵押劳工中,一个家庭失去了一切自由,没有酬劳或计件工资。背负了债务之后,或者有时只是把自己置于他的“保护”之下,主人给这家人提供两样东西:每天一袋粮食和一个小块可供使用的土地,在那里一家人可以种些其他食物。

  这种奴役是地球上存活的最古老奴役方式。我们知道,奴隶制始于人类开始定居和农耕,而不是作为猎人和采集者游荡。我们通常所称,人类历史的开端也是奴役时代的开端。大约11,000年前,这种定居开始于三个地方: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和印度平原。农业的开端促成了新型社会的发明。这些新的社会是由我们可立即辨认的人群组成:农民和市民、统治者和追随者、士兵和平民、主人和奴隶。为了管理这些大规模聚集的人口,正如今天所面对情况一样。有些人坐在房间里给文件盖章(嗯,反正是泥制的小板),而大多数人只能流汗。统治者、士兵、官僚和主人都需要人民在田间的劳作,当这些农民受到严格控制时,就更容易获得这些食物。这就是当士兵们进来时,“征服”(奴役)人民并控制他们;事情已经这样运转上千年。在最近过去的300年里,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的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但尽管面临入侵和气候变化,印度的农民一直在地主的控制下工作。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想法,我们在本章后面会遇到的债役农民可能是那个时候债役工的直系后代,一个如此遥远的远祖,以至于我们甚至可以在“祖父”这个称谓前加上三百个“祖”。

  印度的债务劳役不仅持续时间长,而且规模巨大。犁工和他的家人是成千上万的农业劳动者中的一员,他们生活在奴役之中,还有几百个其他的工作也是由那些生活在奴役之中的人来完成的。你喝的茶可能是阿萨姆的债役工采摘的。珠宝、宝石、砖头、木盒、石头、糖、烟花、布料、地毯——几乎所有印度手工制品都可能由债役工生产。制作和出售食物、搬运和运输、照顾动物、卖淫,甚至乞讨和偷窃,也可能是那些奴役工所为。没有人知道印度有多少债役工:估计有数百万人,但数字是200万、1000万还是2000万还不清楚。印度政府的报告低得惊人:许多州坚持认为,尽管一再有相反的文件记录,但在其管辖范围内不存在债役。

  当然,由于印度的幅员辽阔,把印度的任何事物作为一个整体来描述都是问题。它有10亿人口(50年前是3亿5000万),是世界人口的六分之一。这些人讲一千多种语言和方言。约有600个工人的土著部落,还有几百个分支机构。这些部落聚集了300多种语言。组成印度的22个州中的一些州差异巨大,跟遥远的国家一样,走一百英里就意味着要面对新的习俗、语言、社会和家庭组织以及生活方式。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全印度共有的,但奴役可能是其中之一。

  在一个国家有如此多不同的文化,奴役的主题有很多变化也就不足为奇了。有些债务是从父母传给子女的。在其他情况下,一个家庭会把孩子交给地主或商人做奴隶,通常会做些饲养牲畜或其他家务劳动。有些形式正是封建主义:工人为他们的主人工作,并得到日常食物作为回报。他们随时可以工作,未经主人许可,无权为他人工作或离开。寡妇常常陷入债务束缚中;作为放弃独立生活或对工作的控制的回报,他们每天吃两顿饭,通常搬到主人家里,住在牛棚或农场其他房子里。本章开头提到的债役类型被称为科利亚(koliya)(或土地)制度。在这里,工人放弃了行动自由,以换取一小块土地和一些食物补助。我们将密切关注北方邦几个遭受这种束缚的家庭的生活。

  这些不同的奴役有着共同的特点。所有被束缚的工人都生活在暴力的威胁之下。他们丧失了自由行动和随意出售劳动力的权利。他们的工作时间都很长,要么没有工资,要么远远低于最低生活标准。不用说,他们经常被视作次等人,失去了尊严。由于这些通常是传统的奴役形式,因此从债务劳役中产生的利润可能不高。印度奴役工数量之多意味着许多不同的新旧奴隶制度并存。有些类型的奴隶制利用习俗和迷信来控制被奴役的人。

  想想神庙舞女的情况吧,一个嫁给神的年轻女人,并不像听起来那么令人愉快。贫穷的家庭为了安抚当地的神灵,保证幸福的未来,将牺牲一个女儿,把她嫁给一个神。一旦结婚,这个女孩就被宣布为“圣女”,必须搬进当地的寺庙并照顾神灵。她不能做任何其他的工作,不能离开村子,不能“离婚”,然后嫁给其他人,她被寺庙的管理人员控制着。几个世纪以来,这些男人把姑娘们变成了妓女,因此神庙就成了妓院。“圣女”生下来的女孩,同样被养大成为神庙舞女,她们过着奴役妓女的生活,而管理圣殿的男人则从中攫取利润。

  在印度,儿童也占债务劳动力的很大一部分。一个特别著名的群体是在泰米尔纳德邦西瓦卡西市周围生产烟花和火柴的儿童。大约45,000名儿童在这些工厂工作,这可能是世界上童工最集中的地方。每天早上3点到5点,工厂的公共汽车到周围的村庄里去。当地的代理人招募了这些孩子,他们的年龄从3岁半到不足15岁不等,他们向父母预付了一笔款项,并建立了债务约束。代理们确保孩子们起床后上公共汽车去工厂,在那里他们将工作12个小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UNICEF )的一项研究调查了33辆公共汽车,发现每天一个公车上竟然挤进了150到200个孩子,他们要到7点以后才能回到他们的村庄。在排灯节(Diwali)筹备期间,工厂延长营业时间,每周生产七天。

  孩子们在阴暗肮脏的棚子里卷烟花。火药混合物具有腐蚀性,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侵蚀掉孩子手指上的皮肤。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水泡形成,孩子不能工作,因为化学物质很快烧到暴露的皮肤。水泡愈合需要五六天,但是长时间不工作就意味着被解雇。取而代之的是,通常将焦炭或点燃的香烟放到水泡上,使其破裂并烧灼伤口。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的指尖变成了一团疤痕组织。粉末氯酸钾、磷和氧化锌也吸进肺中,导致呼吸问题和血液中毒。

  在印度,神庙舞女和卷烟花童工只是许多债务劳役的两个例子。要想描写全国各地各种各样的奴役现象,将会填满很多书。那些被奴役者的生活将会描述出数以百万计的悲剧。要挑战新奴隶制的兴起,我们必须了解印度,但它那么大,有那么多种的奴役——我们应该去哪里?我选择了关注北方邦。

  如果说有一个地方最能代表印度,那就是北方邦。它是印度人口最多、最多样的地区之一,主宰着印度的大部分文化和政治。它是印地语的中心地带,这是主要的土著语言和政府的官方语言。它的北端通过喜马拉雅山(恒河的源头)与中国相接。在国家的另一端是恒河在瓦拉纳西的神圣渡口,印度教徒相信死亡会把灵魂带到最后的自由之地。这个地区是史前农业的发源地之一。印度教徒、佛教徒和穆斯林的圣地都在那里。这是大多数外国游客都会看到的印度的一部分。在阿格拉城,莫卧儿王朝统治下全印度的首都,有著名的泰姬陵。东边是阿拉哈巴德市,尼赫鲁家族的故乡,在过去的五十年里,它为印度提供了三位总理。对于来到泰姬陵的游客来说,北方邦的风景、工人耕种的平地和起伏的稻田是印度国家的典型景观。游客们很少意识到的是,他们拍摄的风景如画的农民很可能正遭受奴役。

  奴役是北方邦的地方病。它有许多名称,可以是前面提到的许多类型中的任何一种。男性、女性和儿童在农业、采石场、砖窑、矿山、火柴盒和烟花厂从事奴役工作;他们制造香烟、铜器、玻璃手镯、陶器和地毯。尤其是在北方邦北部,那里的农村地主有很大的权力,当妇女或儿童被拍卖给地主抵债的时候,他们的家庭就会分崩离析。没有人知道这个州有多少债役工。一项研究对235个村庄进行了调查,估计总共有50万个奴隶。不管有多少人,大多数人都是农工出身,来自较低的种姓(印度官方称之为“贱民”或“落后的”种姓)。他们的债务往往来自两个问题:一个是紧急危机——疾病、伤害或饥荒,另一个是需要举行死亡仪式或结婚庆典。当然,第一次欠债可能是几代人之前。事实上,债役工和地主的家庭可能已经被固定在这种寄生关系中好几个世纪了。

  几乎所有的地主都来自上层种姓,拥有大片土地。几乎所有的抵押劳工都是文盲,没有土地,他们经常抵押(最终失去)土地以抵偿债务。如此大比例的农村劳动力处于束缚之中,可能会有许多结果。正如美国南方有“好”的和“坏”的种植园主一样,北方邦也有“好”的和“坏”的地主。大多数人不允许他们的劳动者离开土地,也不允许他们空闲时为其他人工作。有些人小心翼翼地维持工人的家庭,同时使他们长期依赖。其他人虐待劳动者,对妇女的也并不少见。

  在该州偏远的北部山区附近,地主对无地工人的几乎享有完全的权力。上层种姓的婆罗门(Brahmins)和拉杰普特(Rajputs)掌握着所有的金融职位,拥有土地,并且是放债人。在上述制度下,欠他们的农场工人每天都要付出全部劳动,吃两顿饭,使用一小块土地。由于地方治安法官是地主,法律通常用来控制工人。他们常常对自由劳动者提出虚假指控,对他们征收的罚款,后者只能通过借款和抵押来支付。这些罚金对债役工来说也是沉重的,他们可能会因为“离开农场”或“偷了一个土豆”而受到惩罚,他们的报酬使工人的债务居高不下。更复杂的问题是,支付彩礼是这一地区的传统。男人必须到放债人借到结婚需要的现金。这样,父母已被奴役的年轻人同样被奴役,但他们并不是自愿进入奴役状态,而是被逼进这个游戏中。这些山区也为低地城市提供了大量妓女。极为讽刺的是,男人有时为了偿还结婚时的债务,不得不让妻子卖淫。这种做法在过去的五年中迅速发展,因为旧式奴役的受害者试图通过将妇女和女孩卖给新的城市妓院来改善他们的命运。

  在整个北方邦,如果一名男子逃跑,他的财产,有时甚至他的孩子,将被没收和拍卖。所欠债务由长子继承,长子的劳动被计入债务利息。与巴基斯坦不同的是,那里有反对收取利息的宗教规定,在印度利率可能高达60%;但基本上,工人的工资等于利息,本金必须以现金支付。随着债务的增加,越来越多的家庭成员被带入地主的奴役中,妇女和儿童去做家务、园艺或饲养动物。劳动者必须把拇指印(印度让文盲“签”一份文件的标准方法)印到“合同”和地主持有的账簿上,以防任何外部审查。工人们一点也不知道他们签了什么。

  北方邦的大型工程有时需要地主和官员的专门努力。建筑工程雇佣的工人比田地里的工人要多,地方官员从其他州输入家庭的方式与巴西人从很远的地方招聘烧炭工的方式基本相同。在最近的一个案例中,将近100名债役工被关在一个60*15平方尺的铁皮棚里。他们得到的食物和水很少,许多人生了病,却得到任何医疗。当他们离开奥里萨邦时预付了600卢比,之后会被收取前往建筑工地的交通费。

  名义上每日工资是16卢比,但却从来没有实现,也没有降低债务,债务随着家庭的食物费用而增加。工人们白天有武装警卫,晚上被监禁。就连印度政府在北方邦拥有的国家项目建筑公司也被指控以这种方式对待雇佣工人。

  如今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奴隶制都是非法的,因此对于许多人来说,奴隶制早已终结。然而,仍有超过2700万奴隶被困在这个残忍的制度中,使我们对其视而不见的正是关于奴隶制已经灭亡的常识假定。

  从泰国的妓院到巴基斯坦的砖窑,再到巴西的木炭营,凯文·贝尔斯深入世界各地的奴役活动现场,用实地考察揭示当代新奴隶制的出现及其可怖的运作方式。今天,大多数奴隶制隐藏在欺骗性劳动合同的面具之下,公认的劳动关系体系被用来合法化并掩盖奴隶制。不同于旧奴隶制,在新奴隶制中,奴隶不再被视为一种长期资产,相反,他们是如此廉价,因此无须照料,只不过是用后即弃的一次性工具。

  贝尔斯笔下生动的个案研究不仅呈现了奴隶、奴隶主、警察和政府官员的真实面貌,还深入剖析了使新奴隶制得以生长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背景,以及其与全球经济错综复杂的联系。此外,《用后即弃的人》为对抗新奴隶制提供了一系列建议,给出了一些成功的案例,是第一部为我们指明在全球经济下如何废除奴隶制的著作。

  “地球暗面”书系的slogan是“我们无法假装一无所知”。如何去回应最遥远、最无权、最无声的人们,是这套书想要提出的问题。从困在新奴隶制中的2700万人、被集约化农业牺牲的弱势农民,到被社会遗弃的群体、性贩卖的受害者,甚至所有遭遇健康不平等的普通人,这套书系的各位作者走遍世界,用令人动容的真实案例、深刻的实地考察报告,使我们直面地球上的阴暗角落,并提供了改变的策略和契机。

Tags: 印度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2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